人才招聘投资者关系招标采购集团网站群

善学攀高峰 无私成大器——沉痛悼念郑守仁院士

  本网讯(陶景良)西陵峡在流泪,黄牛岩在哽咽,它们都在为失去一位“三峡之子”而悲伤。郑守仁院士的逝世,使我国水利水电界失去了一位“巨人”,使三峡失去了一位“守护人”。我满含热泪写下这篇悼文。

  郑守仁,既是我并肩战斗的亲密战友,又是我心中的一座高山。他那刻苦钻研、不耻下问的学习态度,认真负责、吃苦耐劳的工作作风,真诚守信、宽以待人的处世哲学,以工地为家、大公无私的奉献精神,是我终生学习的榜样。

  郑守仁在三峡大坝砼浇筑现场

  1980年1月4日,葛洲坝大江截流胜利实现后,在当年汛期之前,必须把大江上游土石围堰抢筑到挡水高程。这座围堰是郑守仁领衔设计的,由他、李允中和我组成了3人技术小组,专攻混凝土防渗墙施工中的技术问题。他不急不躁、沉稳干练,使大家3人团结一心、克难攻坚。

  他接触一行,钻研一行,是我国水利水电工程界少有的多面专家。1997年他被评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是当之无愧的。

  郑守仁最让我敬仰的是自从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始终以工地为家,把自己的一生无私地奉献给了祖国的水利水电事业。

  长江委在武汉虽然分给他和他爱人一套房子,但一直是空着的。他的家在葛洲坝、在清江隔河岩、在三峡工地。他的独生女儿由在苏州的姥爷、姥姥抚养长大。女儿小时候,他们夫妇回去探亲,不认他这个爸爸;女儿长大懂事后,才认了他这个又可爱又可恨的爸爸。

  郑守仁在三峡永久船闸高边坡现场

  他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唯一的“嗜好”是到工地上转悠。他对工地情况和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了如指掌,能够和施工人员、设计人员一起,及时解决各种技术问题,为隔河岩工程质量优良、提前一年发电和三峡工程大江截流及导流明渠截流、三峡工程二期围堰和三期碾压混凝土围堰设计等工程建设作出了突出贡献,为促进我国水利水电科学技术进步作出了重大贡献。

  他不愧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不愧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被评选的最美奋斗者。

  我和郑守仁是有缘的。从1993年起,大家又都参与了三峡工程建设,他已经成为长江委总工程师兼三峡工程设计代表局局长。

  郑守仁在三峡船闸闸室开挖现场

  1997年11月初,我有幸受邀担任中央电视台三峡工程大江截流现场直播嘉宾主持人。编导告诉我,现场直播时将设有观众热线,要回答观众提出的问题。我对三峡枢纽工程的一些细节了解不够,就设想了几个观众可能要提的问题,打电话请教郑守仁。他在百忙中详细、科学地予以回答。这些答案我在现场直播中都用上了,回答时我底气十足。

  我俩有一个不成文的约定,每年春节前都要互寄一张贺年卡,从葛洲坝大江截流成功后年年如此。精美的贺年卡是我俩友谊的纽带和见证。明年春节前,我给郑守仁的贺年卡该寄到哪里呢?寄到天堂吧,我饱含泪水......愿他在天堂好好歇一歇他那为事业操碎的心和疲惫的身体。

  郑守仁院士将永远活在我心中!

  本文编辑为原国务院三峡办巡视员、教授级高工

  本文图片来源于长江水利网

发布日期:2020年07月29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